血液感染死物

【朝生暮死是隕落的願望,回憶是樂園也是恐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日记。。。是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无动于衷》

不得不承认,我又开始任性了。任性只是一种手段而非一种守则,如果懂得利用的话;当然很多人只是把它滥用了。
一直以来,好象一直在把自己封闭起来,即使身边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知道我不同层面不同角度的不同的思绪,也总是孤独的。实际上我仿佛根本没有给人门路近身呢。回头想想,自己好象已经习惯了撒谎和隐瞒,习惯了独自一人,习惯了自己和自己的文字交流,习惯了把苦往回咽——当然不可能每次都那么要强,可是毕竟我不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情感暴露在外面,或许这也是脆弱的一种吧。所以这个世界上真正理解我的外热内冷的人还真的挺少的,最多也不超过4个人呢……都是些我已经不再来往的“朋友”了……啊……有一个人比较特别,那个女的现在还是我的死党,真难得。唯一一个曾经彻底明白我的人,不过现在应该没原来那么明了了吧。
是不是长大后面对问题都会想到烟?酒我反而没怎么想到过……也许是因为早已破戒的缘故吧(笑)。不仅仅是新鲜那么简单吧?把自己笼罩在烟里面,是给了自己一个放纵的机会和借口呢。人总是要通过各种途径来排解心中的郁闷的,有人选择啪丸,有人选择自残,有人直接就选择了死亡。呵,我之所以不是个厌世的人,会不会是因为我总有个活着的理由;至少得看看自己是什么时候、怎样被上天抛弃或接纳的吧。也就是那句“我现在活着只是为了看看自己到底能活多久”,很经典的原创的话呢。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我的精神境界吧,当然这世上会有人明白,可大多数人只会觉得说“啊这个人很危险的”呢。这种想法也许稍稍与自虐沾了边,不过我觉得也不算很相同。对于一个命运论者而言,我习惯了利用命运作为掩护,进行我自己的各种堂皇冠冕的行动。其实我真的很好奇,如果命运真的存在并运行着(我也是个怀疑论者)的话,它给了我一条怎样的路,给了我怎样的分岔道呢?对于这些“无聊”的事情的探讨心让我总是对死亡了无兴趣,也许这也是作为一个无为的普通人的幸福所在吧。探讨死亡是一件很俗、又“永不落俗”的事情。这个论断本身就和我的性格一样充满自欺欺人的矛盾。反正我对自寻死路不太热衷就是了。有人把死亡也当作一种手段,说句反动的话,我是赞成这个观点的,只是用的人到底有没有那个斤两去使用这个沉重的手段,用的那个人能不能完美的运用它,那就是个人问题了。
扯远了。我发现最近一遇到烦恼就马上想到烟。我的家人里,妈妈那边是反对吸烟的,我的爸爸那边基本上都是男人,吸烟也就成了正常情况,不过后来爸爸在妈妈的监督之下戒了烟,我就基本上不太见到那东西了。作为学生物的人,我不用大脑想也知道nicotin跟焦油对神经和蛋白质的伤害有多大。可是我没办法克制自己去想起这个东西,而且我连它是怎么联想出来的都不知道。也许是受很多同类的影响吧?例如我的小叔,他也是那种活在深夜、越夜越灿烂的那种人。我突然觉得自己去读夜校说不定两三年就混到清华核物理系去了呢(大笑)。也许很多吸烟的人都是只喜欢一个人吸烟,而讨厌二手烟的自私鬼——虽然我没吸,但我作为生物人的身份直觉的排拒二手烟的毒害。前个礼拜我小叔还在我们家住的时候,我几次拿起他的烟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要我装傻嗨问他“啊拉叔这是什么东西呀”我又很想呕,结果又把烟放下了。他倒是看了我一眼又转回去弄他的电脑了,我心想这个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吖?后来想想,原因大约如下:1.他不认为女性应该抽烟,至少在汤家是没有这个先例的,连水烟都不抽;2.他认为我未成年不该抽,不过我觉得他没这个良知;3.这里是我老爸他大哥的地盘,总不能在人家眼皮底下把人家的女儿“釜底抽薪”的撒,再说我爸对他可是很严厉的,或者应该说我老爸作为汤家那一代的嫡长子、头胎,对下面的弟妹们都是很严厉的撒。反正在这里我是没可能抽烟的了,早就预料到了。
不过我的人生第一支烟早在HM就抽过了。说一支烟也不准确,第一次确实是一支左右,后面断续的也吸了1、2次,就算是合共一支好了。不过因为是女士淡烟,还真没什么浓烈的感觉。要说上瘾的话,那我反应也未免太迟钝了点吧?!反正真的搞不懂自己怎么会想要依赖烟呢。对于一个习惯于独自生活的人来说,沉湎于烟酒声色之中确实是很危险和难以自拔的事情。不过其实沉湎于任何事物,也即过度投入,都会引起不良影响的呢。
说说我的夜生活吧。我从很就以前就知道自己的生物钟跟性格一样混乱——用紊乱来形容会不会太轻了点呢?跟个人性格有关吧,我还是这样觉得的。孤僻的人会觉得什么都看不见、没有正常人(即他们的“异类”)会来打搅,过得自得其乐,多自由。白天太赤裸啦!不管干什么总会有世界上某个不知名角落里的龟蛋看见,太让人没有安全感——实际上还是一个心理的问题撒。太敏感,太自卑,造成了习惯性的神经质的疑神疑鬼,让大家都不好受啊。
为什么提出了那么多问题,都没想着要解决呢?
我觉得我沉默了。
要解决问题,实际上我也不懂为什么没有行动,只是不停的剖析自己。也许是因为反思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动手去改就不同了。我也确实不愿意去改: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即使再怎样掩埋也是遮不住的,至少我现在连遮一下的欲望都没有。也许我会为了短期的一个目标而暂时改良一下,但本性终究是本性,我不确定我未来会为了前途而毁掉本性,还是会为了本性而牺牲掉前途。也许有折中的方案:去研究夜行性动物。(大笑)
其实我也知道已经伤害到身边的人了。可是想来想去,即使今天我把火气压住了,那明天呢?后天呢?明年呢?后年呢?下辈子呢?下下辈子呢?夸张了点,但事实确实如此啊。我的性格让我成为了无法与人共处一室的讨厌鬼,我的个性让我不得不事后很“懊悔”的向他们道歉,我的脾气让他们无所适从……他们累,我也很累。要装成一个八面玲珑的“小大人”真的很无聊,我不也就是个人嘛!还什么大大小小的,烦不烦哪!
突然想到,实际上我能那么随心所欲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知道自己总要被磨掉一些棱角,总是要顺着别人的心意带上面具,这没什么关系,我觉得不带面具还不能称为人生呢,就好象“不卡带就不是刻录碟”那样经典。不过只要我的本性是包在最里面的那层,那么就无所谓外面磨掉多少层层叠叠,反正赤子之心仍在哪。
呼。总是这样,只有在自己跟自己文字交流的时候才能讲得那么顺溜,我即使没有沉迷网络也已经渐渐疏远人群了呢,都不愿意跟新鲜的活人交流了。我想我应该是精神科医生最希望得到的心理变态案例呢(哈哈)。
作为一个身体健全、眼睛稍微有点“残疾”的女生,我觉得自己算是很透彻自己的了。也许我们不是不了解自己,只是介于羞耻心而不愿探讨行为背后的原由。这种羞耻心是否是动物进化的一种动力、就好比生存欲那样作用的呢?……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啊……会不会想说我是个别扭的人?我是真的在想,我既然是个有问题的人,为什么现在好象还是很冷静的跟自己聊?我的问题到底是很轻还是已经进展到很严重?我是否属于自闭又或者是抑郁?我是否需要看医生?以前我觉得说如果一个人能保持理智并不停的提出自身的问题就应该是在正常人的心理范围内,但现在我不觉得了……在我这里好象什么意外都会发生似的……
我在想,用太多的省略号其实不止是在犹豫、徘徊中,大概还带着一点等待解救的绝望吧。谁会来帮忙解脱自己?会来怎样帮忙?被动的话,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我很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决断的问号吖、句号吖、顿号吖。没什么感情因素的符号,快刀斩乱麻的断句,挺让人轻松的。不过有时候也喜欢用些没有停顿的长句,这又是为什么呢?有些问题看来是短时间之内找不到答案的了。不过我也挺想奉劝很多人一句,尤其是科学家们:别有事没事都到基因里找答案好不?郁闷死了,非得要从拿那些容易出歧义的天文数据来证明自己的遐想,这不是无聊是什么?难不成我杀人的时候基因就变成XYY(如果我是XY)??呼~又开始无理取闹了。我说过了嘛,任性是一种手段,具体看你使用在哪个方面、如何使用而已。
我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话没说完。我喜欢不开口的说话。真不愧是7班的好孩子呢。(笑)
我记得我原来是个很优秀的聆听者——所谓优秀的聆听者,不过就是人家往你耳朵里现场灌水,你装作很认真的听并最后总结一下给点无用意见的人。大家都以为我只会听。其实我也很能说的,不过我很少有开口的欲望就是了。我所谓的“想说话”,其实跟发呆没什么区别。我发呆的时候是在想事情的,只有在瞌睡的时候脑子才是一片空白——可惜我想事情的时候没有人认为我在发呆,瞌睡的时候他们又说“你在发什么呆吖”,挺郁闷的。然后我就要装作如梦初醒的样子睁开疲惫的双眼皮,很傻嗨的说“啊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正在发呆吗哈哈”之类的过场话。谁说发呆时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吖?我就不是这样的怎么了?
跑得好远哦,转回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就不再愿意听别人讲话了,首先受到冲击的是父母家人。记起来了,是初二那年,从我用蔑视的眼神扫了父母一眼并狠狠的把头偏向另一边那刻开始吧,我就不再和其他人交流了。如果是以前我早就涕泪不止了,但那一刻起我的心肠居然开始冷硬起来了,并且开始向里收缩,绻成一个小小的实心球,外面包了几层温热的柔软的皮毛。很巧妙的伪装哪!真是巧夺天工~喘……
我懂了。我只是表面张狂,看起来很适合人群,但实际上我内里是真的渴望宁静的度过的。难怪我发自心底的喜欢的事物跟我这个人看起来那么不搭调。在人前,基本上我是维持在很高昂的情绪中的,自负的,高调的,个性的,圆滑的,负责的,周全细心的……总之就不是凌晨四点那个时候的我:一个人坐在漆漆的或昏暗的封闭房间里,神情颓靡的干着自己的事情,上网,写字,听歌,看乱七八糟的东西,揣摩思绪,预计明天将无法付诸现实的计划们,或者干脆摊在那里像块烂泥一样,什么都不做,也不想睡觉。我除了对海报里的人讲讲话,或者督促自己关灯睡觉以节省电费,或者跟着耳机里的声音唱唱歌,基本上几个小时就在沉默中度过。不过我这个人平时就有点显懒,就算白天要应付麻烦人物的时候(如某些同学和所有老师)我都基本上用最精练的语言搞定,甚至连一句话都不用讲,神态和动作就OK了。有时是没睡醒,有时是没反应过来,要不然我是不会泄露出自己沉默的本性的。呵,小时侯还总是为自己“我怎么觉得自己不擅长讲话”而感到恐慌和苦恼……那时候真是纯真啊,可是已经一步一步在觉醒了。那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沉默的那部分呢……真是敏感的孩子。不过确实太早觉醒对那个年龄的我还是不太习惯呢,还一度造成了困扰呢。
不知道不讲话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呢?除了要多喝水应该和现在差不多……(笑)不过很多人就会发现“吖汤汤消失了吖”或者很担忧的问我“你怎么啦受打击了吗”等等等等。暂时我还是不太想让人知道我沉默的性子,不喜欢暴露啦,反正也已经习惯人前人后了撒。有些东西就像眼前的灰,一挥就散;如果是实实在在的影响的话,怎会一拍就散。
时刻谨记着:否定自己的存在不仅不是报答父母的方法,还是最愚蠢的伤害自己感情的行为。可以不必张扬,只要让人记住了你刻骨的存在感,这是对蔑视者最好的报复。
在想,其实一直对吖GAME很疑惑。有时觉得很想他(我也没答案,反正就是很想见到他或者跟他讲话),有时又很讨厌他,有时很妒忌他,有时又会觉得很亏欠他。当初是真的把他当作萌的影子来接近的,这点毫无疑问,但是只有除他以外的人知道就是了。他居然也很早就知道萌对我的重要性,还很理智的劝我离开他,也许是萌委托他的也不定哦……不过再往深处想,他当时也不过是知道有我这个人、有这样一件事情,就算是萌也不可能那么先知先觉,提前叫他跟我玩心理战,更何况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吖GAME那种人就是不会主动理别人闲事的人,要他管闲事简直就比叫他笑更难。当时我真的有点讶异,面对一个可以说是陌生的人,直白的提出“你还是放弃比较好”的意见,他难道不觉得我会反感吗?(笑)不过我当时的惊异之后确实没有反感,倒是对他的兴趣更浓了。这样一个人,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超八卦超爱现的死男人,为什么那样对我说?我不会傻嗨到自以为自己魅力无边,何况当时我只是对他有种“战友”的感觉,而且又是同时进队,自然比较有亲切感,其他的什么都没想过。后来……
不知道怎么会觉得他像萌……(笑)然后就是短时间的迷恋。可以说他的人我算是看透了一点啦,反正我知道他不会是适合的人,何况我的移情失败了——我始终无法面对着萌说出“我已经不再喜欢你了”这样简单的话,我始终忘不了他。这就是我为什么有时会对他感到亏欠的原因,我当时是利用了他。反正事情一塌糊涂,我把自己也毁够了。
后来生物考砸了。我开始还装得很无所谓的样子大声说笑,但是在吖GAME面前,那声祝贺之后,我居然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失落,差点掉了眼泪。而这个毒舌的男人,居然安慰我,虽然没一个“你别难过”“你要振作”这样的话,但我确实明白了他在安慰我的心意。好一个“冤家”,我有点苦笑不得,平时苦大仇深,大难来临时是他帮了我忙(在东莞那里,是他跟我出来把王老师的孩子带走的),陷入低谷是他安慰了我,和我抢钱的也是他,奴役我的坏蛋也是他,教我数学和化学的也是这个人,晒命的人也是他……可是我居然告诉自己对他一点那种“好感”也没有。虽然事实真的是一点悸动也没有,但是别说别人不相信,连我自己都不太相信。太搞笑了,莫不是我的冤家撒?!
什么叫做“狗改不了吃屎”,终于在我们家领略到了。就像很多无聊人那样,夸下海口说要改变的人总爱玩食言的把戏。我在想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奇妙呢?本不应该放在一起的东西都被挤到一堆去了,而那些该死的东西却又长命百岁。我真的讨厌无由食言的人,更何况我碰到的都是些“顽强”的、“执着”的东西。明明就无理,还能大声的抱怨,而且还不是在开玩笑。我倒真想把这些人都剖开,看看里面的是什么心肝。坚持自己的主意确实没有错,可是那些该死的想法谁知道是从那里飙出来的。
唉……考试考得我心都乱掉了……生活在我毫无怨言中一点一点的溜了过去,不再回头。有时会觉得自己是被抛在了一边,可是却无法振作起来……
有时候我的夜生活真的让我自己都很疑惑到底是在度假还是在上学呢。下午放学回到家,吃过饭就躺下睡觉,睡到凌晨1点却醒过来,洗澡后大约两点就跑回房间上网,写作业,然后就一直保持清醒,偶尔要在5点30开始装睡觉(那时候妈妈就会起床),也有一直坐在书桌前到天亮的时候。所谓上网也不过是下载,看着NETANTS们一点一点的蠕动,然后连什么事情都不想就无所事事了。或者看些很“危险”的东西,如最近找到的《完全自杀手册》的节选下载。夜晚真的是个很自在舒服的时刻吖!有最爱的音乐,虽然作业让人有点扫兴。
最近也在想,要不要弄个BLOG,好象很好玩似的。我只想把自己平时对VR的一些想法发上去,那一定是一个很棒、很让人愉快的事情——其实只要我高兴就好,反正发性爱日记的也有,自残日记的也有,VR只是小CASE而已嘛!相比其他的应该正常很多了吧?至少不是那些只记述日常无聊生活体验的无病呻吟所能比的。象SAIRA说的那样,能直接贴图让人无限向往吖!!!视觉就是脱离不了形象的,真的不想让人只注意自己的脸那就去搞POP,别来V界嘛。不过即使是搞POP的还不是一样要靠脸蛋吃饭吗?还比不上V界自食其力的人呢!其实像LARC这样彻底撇清和V界的界线的乐队不在少数,不过有点困难就是了——像LARC到现在为止还是被别人用VR BAND来划分档案的,真让人气得牙痒痒吖!(笑)不过其实没了V界,LARC也不见得能存在了,作为V界的有生力量(不论承认与否)而被众人认识的众多乐队,与V界是有种剪不断的牵扯的,即使真的厌倦了最终归属的争吵,也还是不得不承认人的认识是一贯的顽固的啊。再如GLAY,也是个脱离V界中的乐队,走向大致是所谓的POP ROCK。和LARC有点类似的是,都声明不属于VR BAND,但装扮上的夸张明显是从V界时期沿用的,但特别就在于:LARC虽然别人不会说他们是VR BAND,但档案永远都是摆在V界里的;相反,GLAY虽然档案已经脱离了V界,但是被人提起是总是先说一句“视觉系乐队”,总感觉有点气闷吖。(笑)还有我当年很看好的V界新贵SOPHIA,更让我气结吖!居然还真给我转型了!!!美人吖!(哭)
突然想起V界有一个很深情的习惯:替钟爱的V界人过生日。当然不能说是V界的特有传统吖!因为我钟爱的HOT的各位OPPA的生日每年都是全东南亚FANS们的重大节日吖,何况替歌手庆生在韩国艺能界已经屡见不鲜了。不过我不能不提起V界的这项事,原因很容易明了:因为有特点嘛!先别急着打我,听我讲吖。并不像替OPPA们过生日那样,有组织的在某场地举行见面会,搞活动,替V界艺人庆生的活动多是零散却不约而同的,例如写庆生文(当然是同人文居多咯)然后发到某专属论坛上,大家互相比文笔和一同祝福该美人幸福快乐之类的,和乐融融。最值得一提的是HIDE的FANS们。就我所知的最深情的怀念都来自她们了:每年HIDE生日时会买蛋糕自己HOLD一个生日会,不论明不明白的人都可以邀请来参加,然后就大哭一场;每年HIDE忌辰的时候就更心伤不已……还有年例的纪念活动……等等,那种深情即使再过6年(HIDE是98年逝世的),再过12年也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的吧!一直以来都对真正明白如何去爱HIDE和X-JAPAN的人心怀敬佩和感激,正是这群V界的早期支持者们真切的把对V界人的爱向所有后来的人表明了:并不是眼泪代表了深爱,THE MEANING OF LOVE IS IN THEIR MUSIC!是因为他们才能建设起今天的V界!作为非主流的VISUAL ROCK,要在今天的日本乐坛站稳脚跟并成为不可或缺甚至举足轻重的成分,没有那些清醒理智有见识的V界爱人是不可能走到那个高度的。正如VR BAND是个独立个体,有自己的方向和理念,真正的V界爱人也是坚持自己喜好,不会奢想要乐队来成全自己喜好、懂得自己发掘自己的偏好的独立个体,在这样的环境中达到互动,才是真正健康发展的V界状态。
SAIRA有一篇杂记,里面讲到了距离的问题。GLAY其实到底算是她的什么,他们毕竟是没有关系的陌生人,终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我们的视界的。但是无法抗拒的为他们而目眩神迷,一切又一切的悸动都是真切的。距离,是所有FANS的隐痛。那种命中注定的距离,是无法跨越的,即使有那么一瞬间的交集,但时间很快就带走了其中一方,不再回头了。也许,距离真的是一剂麻药/毒药吧?总是让人绝望的词语,一想到就不自觉有种哭泣的冲动。
今天真的很幸运!
在DIRU的官网上居然发现可以给那五只发邮件!我按捺不住,就给先发了一封……哈哈!!!开始还害怕是留言版,到时候给其他FANS看到我的话就丢大人啦!没想到”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dir en gry!”!哈哈!!!真是爽到不行啦!真的觉得太棒了!还给京也去了封信,无非是表示钦佩,还问了个小问,不知道他是怎样控制自己的嗓子的呢?!呵呵!!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正因为抱着他们会看、会回的冀望,所以高兴了一天吖!其实我也还真的挺天真吖。哈哈~~~我要坚持每天都让的邮箱里有我的信吖!!!开心!!!
终于下定决心买下了GLAY ONE LOVE IN北京的演唱会打口DVD。真是的……总是这样吖……这四只总是让我忍不住在最后哭得淅沥哗啦的……(笑)但是我真的很感动。他们是那么的温暖,是那么的体贴……在我往往很低落的时候,我会马上想到四子,是他们一直的努力鼓舞了我,是他们的阳光让我感觉到了春天一样的暖意。我真的感到自己是会温柔的笑着,无论生活多么的无奈,但总有四子在,一切都有了意义。不知不觉想起GAZETTE的那个LIVE CLIP……大家都很开心,很温暖的场景,让我有种大声哭出来的冲动,感觉心里有一汪泉水,温柔的翻涌着,轻轻刷过心壁。
GLAY—ALL STANDARD IS YOU……
现在,毕业了。初中牢狱的三年,为什么那么缓慢,不停的来回,辗转,蹂狞,残害?高中,却像梦一样,在我还没想起要留意的时候,却就这样“刷”的过去了?等到要分别那天,没有哭泣,只有不舍,但到了已经“赋闲在家”的今天,我突然好想哭。就连最讨厌、最不想见到的吖GAME,也突然好想他。唉,人贱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虽然是纯水,不过原谅你。
某AI现在很茫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不想回家,但是又米地方可去。算了。游荡真的不是什么难事,何况都已经习惯了。
游走了~
【2005/06/16 21:24】 URL | tetsuai #KR5bN.ZU [編集]


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得完啊。。。(某只本來就有語言障礙= =|||)
默。。。。。。。。。
想說些什麽。。。但是又不知道說什麽。。。。。。。
嗯。。。。。呃。。。。。
【2005/06/16 18:52】 URL | SoNiC #- [編集]


无意义纯水!给我继续咬!!!!!!
头都要给我啃烂了||||
看了米感想吖!?抽
【2005/06/16 15:33】 URL | tetsuai #KR5bN.ZU [編集]


好长啊。。。。。宠宠滴眼神越发滴8好了。。。要怎么赔偿啦!!!
【2005/06/15 22:23】 URL | 宠宠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etsuai.blog13.fc2.com/tb.php/7-2add3b9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プロフィール

tetsuai

  • Author:tetsuai
  • 蜉蝣ここに眠る、、、
    本blog關聯字【old⇒new】:
    R18妄想、腐宅向、ヴィジュアル系、声優(男性)
    【特別注明:如果你是○n〇D的飯,請自動點右上方紅叉離開以免受傷。

記事∥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月別アーカイブ

04  01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12  05  03  02  11  10  09  07  06  05  04  03  02  08  07  06 

リンク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FC2ブログ
Template By oresamacha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