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感染死物

【朝生暮死是隕落的願望,回憶是樂園也是恐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沉重的寫作

在上周liebe林茄教授介紹之前,我是沒意識到Martin Walser是這么NB的一個存在,能夠在這么個破學校見到他本人,聽他對自己作品的點評,真是非常幸運,也是很千載難逢的。儘管我最終還是沒有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連圖書館進門的證都沒帶就出門了……我腦子裝了什麽啊orz)急急的奔去報告廳,站著聽了將近三小時的報告,但是有這樣一個機會讓我重新思考寫作對於人生而言的意義,實在是非常的心懷感激。

今天報告會的主題是關於Martin Walser的爭議作,Tod eines Kritikers,中譯名《批評家之死》。一開始介紹和客套話完了以後,請上了Walser和一同前來的Dieter Borchmeyer教授。Walser先生繪聲繪色的開始朗讀他的小說節選(當然是語了),這讓我不由自主想到了以前看書看到的,在寧靜的周末人們聚集在一起朗誦自己的作品的,安靜而又嚴肅的朗誦會。
一個人要多深愛、多了解自己筆下的人物,才能這般繪聲繪色的演繹出文字間隱隱流動的情感呢?Walser的小說里對人物細緻而深刻的刻畫,使得角色躍然紙上,即使乍眼看去很兀長,但一字一句看過來卻發現每一個字都沉默著發揮著敘述的工作。這就是我所嚮往的小說,也是我之所以很少讀小說的緣故。虛構的故事要顯得真實,確實需要有分量的,足夠厚實的文字的鋪墊,才能讓人信服,讓人感動。

寫作是什麽?是把心裡所想的寫出來,但又不僅僅是這么簡單,畢竟思維成型再生產出來的這個過程就已經不自覺的被加工過了。在Walser的這部小說被某些分子歪曲和排擠的歷史不會被更改,但是至少我們還有機會拜讀(甚至親自聽到作者的朗誦),這讓我不禁想得更多。在沒有人與自己唱和的時候,寫作是什麽呢?是自我排解和消遣么?是宣泄不滿的利器么?人在不斷的更改著自己的生存軌跡的時候,寫作的目的是不是也會飄搖不定,更甚至引起寫作慾望的內在動力是不是也會經不起時日的折磨呢?
昨晚我一個人掛在網上發呆的時候,突然想到,自己現在的狀況,既對vk不上心,說戀聲迷acg但是又很遊離,會不會是因為我從曾經的“生產者”現在變成了單純的“消費者”呢?以前至少還會頭腦發熱的寫一些東西,會覺得自己有可以努力可以繼續寫作的動力,但是現在卻幾乎沒有想過動筆。沒有付出,自然不會有“得到”的實感。缺少的不是物質,而是一種自我感覺。
儘管寫東西好像只是很日常發生的事情。我沒想到缺少了這個元素,我竟然頹唐到漸漸失去說話和思考的慾望。


胡說八道的寫了些東西,汗。真是無話可說的一天啊。
吐槽一句,個人覺得:人還在世的時候居然就已經有油畫像了真的好牛啊好牛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語,全場語
所以我聽不懂*喂(核爆
【2008/11/03 10:51】 URL | ai #- [編集]


Walser是跟你們說語還是英語?
【2008/11/02 04:27】 URL | airin #1zLSxdpQ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プロフィール

tetsuai

  • Author:tetsuai
  • 蜉蝣ここに眠る、、、
    本blog關聯字【old⇒new】:
    R18妄想、腐宅向、ヴィジュアル系、声優(男性)
    【特別注明:如果你是○n〇D的飯,請自動點右上方紅叉離開以免受傷。

記事∥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月別アーカイブ

04  01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12  05  03  02  11  10  09  07  06  05  04  03  02  08  07  06 

リンク

ブログ内検索

Powered By FC2ブログ
Template By oresamacha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